相关文章

日照潍坊等全国133个城市公布网约车新政 打车难或“回潮”

齐鲁网8月21日讯(记者 高亚南)21日,记者从烟台市交通部门获悉,日前烟台市结合本地实际,制定了《烟台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》(以下简称《细则》)。即日起,《细则》出台,将从今年10月1日起正式实施。

网约车平台公司:按经营区域许可,有效期8年

根据规定,网约车平台公司如果申请从事网约车经营,应当根据经营区域向道路运输管理机构提出申请。在市区(芝罘区、莱山区、福山区、牟平区、烟台开发区、高新区)区域内从事网约车经营的,应当向市交通运输管理处提出申请。在各县(市)行政区域内从事网约车经营的,应当向所在地的县(市)道路运输管理机构提出申请。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对符合许可条件的网约车平台公司,作出交通运输行政许可决定,明确经营范围、经营区域、经营期限等,并按照规定核发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》,许可有效期为8年。

对于市民关注的什么样的车辆能够成为网约车,市交通运输局工作人员介绍,《细则》对市区网约车办运输证确立了几条“硬杠杠”:一是“车辆在服务所在地注册登记”,通俗的说,就是本地车;二是车辆税后价格(含车辆购置款和税款)12万元以上的7座及以下乘用车(微型面包车除外);三是燃油(气)和混合动力车辆轴距不低于2650毫米,纯电动车辆轴距不低于2600毫米、续航能力达到250公里以上;四是初次注册登记日期至申请网约车经营时未满3年。另外,关于车载终端、保险等,《细则》也作出了具体规定。

此前,山东日照、潍坊也分别出台了网约车管理细则,山东日照、潍坊、烟台的网约车管理细则中,都明确要求拟从事网约车经营的车辆购置的计税价格不低于12万元。潍坊日照烟台都对车辆轴距及新能源车做了详细的规定,潍坊的网约车管理细则中明确要求,自然吸气式车型排量不小于1580毫升,涡轮增压式车型排量不小于1380毫升,轴距不小于2650毫米;新能源车轴距不小于2600毫米。烟台网约车管理细则中明确要求,燃油(气)和混合动力车辆轴距不低于2650毫米,纯电动车辆轴距不低于2600毫米。日照的网约车管理细则中明确要求燃油车车辆轴距达到2650毫米以上;新能源车车辆轴距达到2610毫米以上,且综合工况续航里程达到200千米以上。

133个城市公布网约车新政 

据了解,1年多前,交通部联合七部委联合颁布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(下称《办法》)。中国成为全球首个在全国范围内承认网约车合法地位的国家。随后,中国各地密集出台实施细则。目前,已有133个城市公布网约车新政。

打车贵、打车难“回潮”

如今,网约车合法化1年有余,各地新政亦陆续跨越过渡期。然而,打车难、打车贵的难题依然未解,甚至有反弹迹象。难以取得的经营证和驾驶证、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平台和司机,让人们对网约车的未来产生疑虑。

行到山前的网约车,能否一路畅行?

回归理性 告别疯狂补贴

交通运输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,一年来,除直辖市外,河南、广东、江苏等24个省份发布了网约车实施意见;北京、上海、天津等133个城市已公布出租汽车改革落地实施细则,还有86个城市已经或正在公开征求意见。已正式发布实施细则或已公开征求意见的城市,其占据的新业态市场份额已超过95%。

纵览各地网约车细则,均对平台、车辆、司机3方面提出要求。其中,30个重点城市均要求网约车要有“三证”(道路经营许可证、道路运输证、从业资格证),才可运营。

最为严格的是北京、上海、天津三市,除了对车辆排量、轴距等方面加以限制外,还要求网约车必须为本地号牌、驾驶员为本地户籍。而在其他城市,驾驶员只需有本地居住证即可申请从业。

据初步统计,各地已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约10万本。以严管网约车的北京为例,据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全市共有6000多辆网约车获得许可,而网约车申请人数已经突破4.3万人。下一步,北京将会对网约车总数进行调控。

专家认为,从网约车行业健康发展的角度来说,新政的实施,让网约车企业疯狂补贴、无序竞争的局面逐渐结束,企业开始关注服务提升、多元经营。虽然网约车还没有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,但是网约车市场已经逐渐从野蛮生长回归理性发展。

监管缺失 新政落地不顺

“黄宗羲是哪个朝代的?”“某市交通委员会在什么地方?”“某某酒店是几星级?”近日,一些地方网约车司机考试的“雷人”命题引发关注。这些近乎苛刻、与实际工作没有任何关系的题目,把不少司机拦在门外。

从数据来看,各地网约车司机资格考试的通过率不足一半。北京市交通运输考试中心考务科科长潘清说,全国公共科目考试及格率在45%左右,而北京区域的考试及格率是25%左右。而在广州,甚至出现过首场资格考试只有1%通过率的情况。

面临壁垒的不只是司机,还有网约车平台。在《办法》的准入规定之外,各地的细则往往增加了“设立分支机构”“设置办公场所及人员”等要求。这无疑增加了网约车平台的运营成本,导致一些网约车平台持观望态度。

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张效羽说,这表明部分地方主管部门依然在按照出租车的管理思路管理网约车,因为出租车公司都是设有县级分支机构的。新业态不能应用旧业态的管理思维,如同不能要求电子商务平台在每个县设立分支机构一样。

专家认为,虽然网约车管理确实更严格了,但乘客的打车成本和难度也提高了。这说明,政策制定的利益平衡还没有到位。

记者在北京采访时发现,不少网约车虽然在软件中显示为北京牌照,但实际运营车辆依旧是外地牌照,还有的司机通过租赁车牌的方式从事网约车工作,非京籍的司机仍能接到平台的派单。对此,北京市交通委有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对非京籍的人员清理上有所滞后,查处有难度。此外,网约平台认为人员清退过多,会对业务和盈利有一些负面影响。

专家指出,一方面是政策严控,另一方面是监管缺失,这是网约车新政落地不顺利的原因,导致网约车合法经营不易、灰色空间仍存。

供需矛盾 打车难“回潮”

在北京工作的“白领”小马,最近放弃了网约车,转投共享单车的怀抱。“早高峰时很难叫到车,就算排上了队,至少也要等待将近20分钟。车费加价后,比出租车价格还要高。”小马说,昔日的网约车已经越来越像出租车。

据滴滴出行的数据显示,北上广深打车难度均有不同程度上升。今年6月,四地早晚高峰打车难度比去年同期分别增加了12.4%、17.7%、13.2%、22.5%。在北京,网约车新政实施后,网约车平台乘客订单下降的幅度在10%左右。

原本寄望网约车解决城市出行难题,但随着各地细则的逐步落地,现实并非想象中那么美。由政策收紧引发网约车数量减少,显然是打车贵、打车难“回潮”的重要原因。

(综合水母网、人民日报、齐鲁网消息)